在大眾閱讀時代不能忽視小眾閱讀

時間:2017-07-07 作者:責任編輯:郝魁府 來源:光明閱讀

  近些年在國家倡導全民閱讀的氛圍下,各種形式的閱讀推廣活動越來越多。尤其是今年兩會期間,“倡導全民閱讀”第4次寫入政府工作報告,并升級為“大力推動全民閱讀”,于是各種聲勢浩大的閱讀推廣活動紛紛展開。這些大眾閱讀推廣活動參與者眾多,參與面廣、普及率高、影響力大,對推動全民閱讀產生了很好的作用。另一方面,記者經常參加一些出版社、書店、社區、讀書會舉辦的只有十幾個、幾十個人參加的小型閱讀推廣活動,這種活動主題單一,只集中在一本或一套圖書;活動形式也相對簡單,主要是主持人介紹圖書相關情況,參與者交流讀書心得;針對某一類讀者,受眾面小。因此,姑且稱之為小眾閱讀推廣。這類閱讀推廣活動一般都在書店、圖書館或社區舉行,參與者少,環境安靜,參與者注意力能夠集中在圖書本身,這樣反而讓讀者對書有更深入的了解,相比大眾閱讀推廣活動效果更為深入有效。因此,在聲勢浩大的大眾閱讀推廣活動舉辦的同時,也不能忘記小眾閱讀推廣活動的重要作用。只有兩者相輔相成,才能更加全面地做好全民閱讀推廣活動。

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內容圖片展示 

 小眾閱讀推廣促進深度閱讀

  說起參加過的小眾閱讀推廣活動,2016年人民出版社舉辦的一次泰戈爾詩歌欣賞品讀沙龍讓記者印象深刻。這場活動是在一個社區書店舉行,環境幽雅舒適,到會的大部分是該社區的讀者。主辦方請到了幾個電臺主持人,在活動現場用優美的聲音朗誦了泰戈爾的詩歌,還有一個歌手志愿參加,用吉他給朗讀者伴奏。然后就是每個參會的人讀一段自己喜歡的泰戈爾的詩,并談談對這首詩歌的感悟。每個人都談得非常好,尤其是一對母女的共同朗誦,雖然普通人的聲音沒有主持人那么好,但因為融入了自己的真情實感,反而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參加完這次讀書會之后,以前只是偶然翻看過《飛鳥集》的我,把泰戈爾的其他詩集都找來仔細讀了一遍,還把喜歡的詩句像小學生一樣在書上劃出來。我還把泰戈爾的生平故事也詳細了解一番,可以說是進行了一次深度閱讀。

  建投書店圖書館運營部負責人湯恒舟曾籌辦過眾多閱讀推廣活動。他認為大眾閱讀推廣活動對于讀者來說更多的只是單方面的接受知識,這種知識的接受效率遠低于讀者自己閱讀相關文獻資料,可以理解為一種“淺閱讀”的方式。而小眾閱讀活動重在交流,不僅有與文本的“交流”,還有與其他讀者之間的交流。這種閱讀以個人興趣為紐帶,多由個人或是小團體發起組織的。通過交流、討論和思考,能夠完成對圖書的“深閱讀”。

  書評人、閱讀推廣人綠茶很贊同上述觀點。他說多年來一直在辦一個每期只有十幾個人參加的讀書會——“閱讀鄰居讀書會”,他發覺,閱讀交流最佳的陣容就是不超過20人,而且最好在一個相對狹小、獨立的空間,而不要在開放的公眾空間,這樣探討才能充分,大家也才能在這樣的空間里,享受閱讀帶來的影響和樂趣。他還認為在全民閱讀大環境下,相對小眾的讀書會是最基本最接地氣的一種閱讀推廣形式,應該得到各級機構和全社會的支持和重視。“現在全國范圍內雖然大大小小的讀書會有很多,但遠遠還不夠,也沒有得到各級機構的足夠重視。我參與了一個讀書會聯合會,其實這個聯合會能起到的作用很有限,對讀書會發展和未來規劃也缺乏全新的認識和協助機制。”綠茶對記者說。

 山東出版集團有限公司內容圖片展示

小眾閱讀推廣有助建立閱讀長效機制

  閱讀本身就是非常個性化的一件事兒。雪夜閉門讀禁書,是自古以來文人雅士眼中的一大樂趣,看什么書,用什么方式看書,在什么地方看,都由個人決定。但是有的時候讀到好書,看到好的觀點、詞句就有忍不住要與他人分享的沖動。邀三五好友一起喝茶品書,就有了一個小型的讀書會。因此小眾閱讀推廣活動因為參加人數少,參加的人相互熟悉,讀書的愛好基本一致,活動形式簡單固定,因此能夠經常性的舉行。這種定期舉行的小型讀書會,讓書友感覺讀書會也像一個“家”,每次參加活動都有回“家”的感覺。因此小眾閱讀推廣活動在長期堅持方面就比那些大型的全民閱讀推廣活動要容易,有利于閱讀推廣長效機制的建立。

  綠茶認為,在現代社會,人們對閱讀的需求還比較追求實用主義,也就是希望通過閱讀獲得一些知識或技能,但小眾讀物基本上不是這種類型的書,可以說都是一些“無用之書”,這樣的閱讀之所以能堅持,關鍵在于參與的人已經有良好的閱讀習慣,知道閱讀的意義所在,知道讀“無用之書”才是真正的閱讀。他還對記者說,堅持小眾閱讀推廣,一定要慢慢把閱讀變成一件快樂的事情,把閱讀變為社交,讓參與其中的人感受到團體的魅力,這群人在自己社交圈中的重要性,通過互相的交流,達成對閱讀或對世界觀的共識,才能穩固這個群體和這種閱讀行為的可持續性。綠茶主辦的“閱讀鄰居讀書會”創辦6年來,秉持的理念就是:最小成本,最大樂趣。

小眾閱讀推廣引領大眾閱讀

  其實,任何閱讀都是從1個人、10幾個人的小眾閱讀開始的。總是有一些閱讀推廣人能夠先知先覺地發現好書,然后推薦給大眾;也總是有一些小眾閱讀推廣活動,開始參與者慢慢受到大眾的關注,參與的人越來越多,最后變成了大眾閱讀推廣活動。很多好的作品為大眾熟悉,需要小眾閱讀的披沙揀金。脂硯齋是《石頭記》的第一讀者,正是他的極力推薦,讓《石頭記》變成了《紅樓夢》,從曹雪芹朋友圈的讀本變成現在雅俗共賞的經典圖書。所以談小眾閱讀推廣,沒有必要把它與大眾閱讀推廣活動完全區別開來。

  湯恒舟認為當下小眾閱讀推廣活動的社會影響較弱,而且不能像大眾閱讀活動一樣用場次、人次等顯性指標衡量活動效能。因而各大閱讀推廣機構或文化企業往往都把閱讀推廣工作的重心放在了大眾閱讀活動之上。但是。成功的小眾閱讀活動,不僅能讓參與者知識得到累積,思想得到提升,還能夠推動參與者由閱讀走向推廣,成為新的“閱讀推廣人”,影響小眾身邊的小眾,從而影響大眾。因此小眾閱讀活動可以作為大眾閱讀活動的有益補充,應當受到各類閱讀推廣機構的重視。

  關于這個話題,綠茶則提出不同意見。他認為發現好書的能力是要通過閱讀慢慢養成的,愛閱讀的人,首先要清晰地知道自己想看什么書,并且,從哪里找到這些書,而不借助他人的推薦或媒體的引導。綠茶認為喜歡小眾閱讀的人,多數具備這樣的能力,并且不太喜歡和大眾閱讀發生關系。因為,這完全是兩類閱讀者,很難取得共識。雅俗共賞是一種理想,很少有書能達到這樣的共性。小眾閱讀的讀書會最好不要向大眾開放,因為圈子是非常好的閱讀源動力,大家只有在一起能找到共識,達成情感的溝通,才能通過閱讀交流,實現不一樣的體驗和收獲。如果,彼此都看不慣,就不可能在閱讀上取得什么效果。

  但是綠茶也承認,人對美好高雅的事物還是非常向往的,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提高、閱讀能力的提高,一些小眾的、非常有特色的書店、圖書館開始受到越來越多書友的關注。這些書店和圖書館是對大眾開放的,喜歡讀書朋友可以去感受。“我去每個城市都要逛書店,也認識和走訪了很多獨立書店,上海的衡山和集,深圳的舊天堂書店,桂林的紙的時代書店,廈門的不在書店,泉州的風雅頌書局,青島的荒島書店、小城書店,成都的無早書店等等都是非常值得一看的書店。”在北京,綠茶經常去的是讀易洞書店。這是一家很小很小的書店,在一個社區的角落,平常很少有人涉足,甚至連住在小區很多年的業主都不一定知道有這樣一家書店的存在,但這家書店是他最重要的“閱讀鄰居”。“我理想中獨立書店的樣子,就是讀易洞這個樣子”,綠茶說。

真人做爰视频